清醒的沉迷是什么体验
侧边栏壁纸
  • 累计撰写 35 篇文章
  • 累计收到 1 条评论

清醒的沉迷是什么体验

逸曦穆泽
2021-10-30 / 0 评论 / 17 阅读 /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...

很奇怪,不知从何时起,是我的兴趣还是习惯在主导一些东西;说是兴趣,可有可无,说是习惯,也谈不上。

比如说,电子游戏这个东西

对我来说,这得始于我的小时候看别人玩的“插卡式的游戏机”,诚然,我是没玩过这种的,一个字‘穷’;
2007年初二在同学的带领下去网吧,创建了第一个QQ账号(早已忘了,除了那一年的几次使用过),那时使用网络首先就是挂一个QQ,当然,学校的计算机课是干嘛的,好像只上了寥寥的几堂课,玩了蜘蛛纸牌、扫雷之类的,我感觉啥也没学到(只记得教了开关机什么的,额,还讲了些理论知识),然后不知道干什么了,完全是个傻子;除了扫雷那种,第一次玩的单机游戏是“侠盗飞车”,也是蠢笨蠢笨的,敲个指令还要记在小纸条上,这个游戏玩的没超过十次,其实初中在外面上的网也没有十次。
初中阶段,算是我二十多年来我最恨的一个阶段,也是选择遗忘的。至于原因,人为嘛!第一部手机是姐姐给的粉色翻盖手机,在高中时才有正了QQ账号,一直使用至今,第一台电脑好像是大一上学期还是下学期买来着(家人买好寄送过来的),不怎么记得了,那时需要电脑写文档做功课(之前一直借用同学的),微信是在大学时才有。正式入坑网游,在大学期间,看了一个学期室友玩的的CS、穿越火线,看那动画人物跳来跳去的枪战刀战,不甚了解他们的‘激烈吆喝’和‘热情高涨’,觉得很无乐趣,好吧!我入坑穿越火线后,一度被室友“动作指导”,因为我曾一度跟随动画人物“摇头晃脑”,好像屏幕里的人物是我似的;我入坑穿越火线不到半年,他们开始逐渐转战英雄联盟(LOL),在玩LOL之前,我看LOL就是几个动画人物来来回回,不甚动心,当他们都不怎玩穿越火线后,我也转投LOL了,开始的石头人与盖伦,当然,是在室友的建议下开始的,菜鸡是肯定的,从装备乱出、战时推线等等一路过来,现在也是LOL端游老玩家了。
对了,有个奇怪的现象,带我玩的一个室友,他玩穿越火线时,我看着;我玩穿越火线时,他玩LOL;我玩LOL时,他玩踢足球,这是不是很奇怪!LOL这个游戏,有兴趣时,可能会连玩好几天、一两个月,没兴趣时,也可会好几天、一两个月都不玩,可能是寂寞吧。

比如说,小说

小说这个东西,初中那时已经开始接触了,但仅限把它当作课外书来看,并没有什么热衷之类的,初中那时是有个借书证的小本本,一共借过十几二十本吧!再次触碰是在高中,那时,有好几个同学每天午睡都捧着小说看,而我还不甚了解他们的执着,我也曾看过几次他们在看时的内容,还是没有引起我的兴趣,直到高三的某一天的午睡,我睡不着,向一位室友同学借了一本小说书来看,这让我每天午睡都沉迷看书一段时间。
上大学后,看的小说没有了实体书,只能看网络小说,虽然不是很沉迷,但也沉迷了,它陪伴了我大学四年;工作后,也断断续续看过网络小说和玩过电子游戏,当我沉迷的时候,会连续两三个月去持续,不沉迷的时候,可以两三个月不碰他们,这到底是兴趣还是习惯。

比如说,爬山

第一次爬深圳梧桐山,那时是已经很久做过什么运动了,是小辉辉、唐工和我三个人一起在长岭公交站下车,过天桥,从梧桐山管理大楼那里进去,走小道到凌云道初始路口,这一次爬小梧桐把我累的够呛,爬到三分二那时,我已经开始有点头晕了,只能跟着小辉辉的身后,后面我是慢慢走上去的,脚已经发酸脚板生疼了,在小梧桐到大梧桐的分叉口那里,我们坐了好一会,最后我们决定打道回府,走回去还有一大段路程,坐公交转地铁回来了。没想到爬个山,把自己累的半死,突然我萌生了爬山锻炼的想法,爬山这个让我有段时间一发不可收拾,就近的山我一个人爬过了不少,既可以解闷,又可以欣赏景色,何乐而不为,但爬多,也会觉得累,身体累,爬一次,身体疼了好几天,也是难受;现在,只有突然兴起才会去爬一次。

0

评论 (0)

取消